【综合改革大家谈】罗保华:关于南昌大学综合改革的思考

编者按:2015年是学校实施综合改革试点工作的开局之年,这是一项事关南昌大学未来的改革,也是攸关师生员工切身利益的改革。身处改革中心的我们,如何以主人翁的姿态,做一名综合改革的建设者和参与者?连日来,已有部分师生通过报告、来信等方式,积极为学校综合改革建言献策,点燃了全校师生关注、关心、推动综合改革的星星之火。为进一步凝聚全校师生员工的共识和智慧,形成推动我校综合改革不断深入的燎原之势,本网特开辟【综合改革大家谈】专栏,分期刊发师生员工对于综合改革的讨论和思考文章。欢迎广大师生将自己的所思所虑,形成文字发送至ncuzhgg@163.com,我们将在【综合改革大家谈】栏目分享你的“好声音”。

去年10月11日,强卫书记主持召开省委常委专题会议,听取了我校的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体现了省委省政府对我校发展的高度重视。今年江西日报也对我校的综合改革进行了相关报道,愿景之美好、目标之宏伟,让人为之感叹。当前,学校综合改革如箭在弦,蓄势而发。回想起五年的时光,或失败的悲情、成功的欣喜亦或平庸的泰然,都难免泛起内心些许诗性与浪漫,去思考校园需要革除的积弊。反观身边一些积弊,尤以学生“骄纵之气”、教师“功利之气”、行政“官僚之气”为甚,在此吐槽,欢迎拍砖。

一、学生“骄纵之气”

现行单一化的高考制度难免让青春萌动的学生在中学阶段长期处于被“管制“的教育环境,学生自我管理能力偏弱,多数人入大学初还没有清晰的职业规划,容易导致处于“自由但无方向”的状态,难免“放纵一下、骄纵一下”,这些本属学生对成长所受压抑的正常反应。然而由于大学期间,个别教师授课质量差,以及期末考试不能体现学生真实水平,又容易导致学生逃课,所以有同学甚至认为“课程学不到什么、成绩不能体现什么”。加之对于刚获自由的学生而言,如果没有老师和辅导员从旁指导,就不知道干什么,因而处于放纵的状态就不足为怪了,如可以率性而为地恋爱、游戏与逃课等。从后街、商业街的繁华和教学楼的空座率之间的比较就可以窥知一二了。

二、教师“功利之气”

在治学上,有些教师教师关注科研经费甚于科研本身,关注数量多于关注质量;在教学上,有些教师更多的把焦点聚集在完成教学任务,而不是给学生上好课。学校部分老师上课好、很受学生欢迎,但是科研能力不行;有的老师科研能力强,但是上课不能激发学生兴趣,是否一把尺子衡量?也有些教师评上教授或副教授之后就缺乏科研动力,却又占着位置使优秀青年教师不能晋升,压制了年轻、少壮派教师的发展,而没有“老一辈”又哪能有我们今天的发展。

三、行政“官僚之气”

有的行政部门工作人员以服务自身为主,而不是更好的服务教师与学生。就我观察而言,主要问题有:首先,效率低、服务差。如:财务报账、后勤维修的效率低,水龙头、投影、空调等设备质量差,有的部门工作人员不有效回应教师与学生的需求,又怎能够要求我们“爱校荣校”,服从学校管理而没有怨言呢?这些都让我想到必要的校务公开(尤其是与学生密切相关的事项,比如基础设备、图书馆书籍、奖品等的采购);其次,管理制度有待优化。行政人员只能进不能出,只能上不能走的考核晋升制度强化了一些人员的不作为,有的职能部门更多的是采取常规动作,而变革中的学校呼吁更多创造性的活动与改革的发挥。就像自主保洁,可以说是一个创造性的发挥,“这个可以有”,即使操作层面有诸多问题,但育人的大方向上我个人是力挺的。针对这些弊病,我们学校是否可以实行类似清华大学校监察委员会制的监督模式,由校纪委委员、民主党派代表、教工代表以及学生代表组成监察委员会,充分享有对学校机构、人员的调查权、处分权以及监督权等,让师生齐推发展。

以上三种腐气、陋习、朽气如不彻底根治,又怎能让“学生成才、学者成功、学校成名”?

在2014年新生开学典礼上,校领导强调南大是南大人的南大,学生是学校的主体,学生应该要有主人翁意识,共建“大气、大美、大爱”的南大,对此深表认同,但从作为学生的我所思考的角度而言:大气南大,是对个性与差别的宽容;大美南大,是自然美与人文美的和谐;大爱南大,是以学生为本、尊重教师的服务。因此,我们学校的综合改革也只有在充分尊重学生、教师的基础上,以服务为本,回应师生需求,解决后顾之忧,凝聚全校最大的共识,构建学校综改的制度框架,进而形成学校规定与师生之间良性的互动,这样制度才能接地气、行动才能有底气。这就需要学校以更大的勇气凝聚合力、汇聚人心破除利益的藩篱,让还在观望的师生不再犹豫,投入综改试验工作中,共画南大发展。

潮涨正是踏浪时,风起亦是扬帆日。

愿孜孜以求的学生得以成才、默默无闻的学者得以成功、深切期盼的南大得以成名。

作者为南昌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14级硕士研究生